Warning: mysql_num_rows(): supplied argument is not a valid MySQL result resource in /home/mtmd/web/html/web/GR/lib/onlineUser.inc.php on line 110

Warning: mysql_num_rows(): supplied argument is not a valid MySQL result resource in /home/mtmd/web/html/web/GR/lib/log.inc.php on line 54

Warning: mysql_fetch_object(): supplied argument is not a valid MySQL result resource in /home/mtmd/web/html/web/GR/lib/log.inc.php on line 55
Hermes 希臘羅馬史網站 - 論壇主題詳細文章顯示區
返回 Hermes 希臘羅馬史網站 主頁面
Hermes之友: Guest ; 群組: Guest
sun 今日上站人數: 92 ( 昨日上站:64rain 總上站人數: 661,783
整點 [23] 人數: 0
Hermes之友 登入 文章搜尋 Hermes之友 - 列表 關於Hermes 希臘羅馬史網站 返回 [ Hermes 希臘羅馬史網站 ]主頁
系統時間: 西元 2014 年 9 月 30日 23 點 49 分 47 秒   PageRank:PageRank of Hermes 希臘羅馬史網站
Hermes 希臘羅馬史網站
希臘婦女史
│├ 希臘婦女史
││└ 希臘神話中的女性
回覆主題前請先登入 發表新主題前請先登入
Go Previous 希臘宗教中的婦女 :: Go Top :: 導論 Go Next
Author Topic (文件標題): 希臘神話中的女性   [ Read 15192 times now!! ]
Author: hermes
Administrator
管理者建立帳號
Posts: 132
註冊日期:2005-03-08
希臘神話中的女性
└[ post: 2005-04-09 15:12:18 PM ]

荷馬的史詩

Hermes

希臘人在傳統上認為有位叫荷馬(Homer)的盲眼詩人,完成兩首史詩(epic)《伊利亞特》及《奧德賽》,但除了對這點看法有普遍共識之外,對究竟荷馬是誰以及是否同一個詩人完成這兩首作品,還有年代地點等,都有諸多不確定之處。這兩首史詩都是在文字尚未出現或剛剛出現時完成(約八世紀BCE中),基本上是口述傳統之下的產品。「荷馬的」史詩(Homeric epics)在古代希臘,甚至羅馬,都是最被尊重推崇的詩作。它們不僅影響文學的傳統,而且也在詩中提出對所謂「英雄時代」(heroic age)的願景;在後來的前古典(Archaic Age, 776-479BCE)及古典時期(Archaic Age, 479-323BCE)中,希臘各市民城邦(polis)各有其不同的宗教節慶以及教育等體制來表演史詩(見柏拉圖Ion),使得荷馬的史詩成為希臘文明中最廣泛的優勢論述,塑造了整個古代希臘社會的性質。
Back To Top ^ Logged
Author: hermes
Administrator
Posts: 132
註冊日期:2005-03-08
希臘神話:它的地理景觀以及它的居民
└[ post: 2005-04-09 15:49:07 PM ]

希臘神話:它的地理景觀以及它的居民

Hermes

我們在討論Aeschylus的Oresteia時曾經提到女性角色與男性角色之間的衝突,時常意謂著這兩個性別所具有之競爭性但卻又必要之不同義務責任的衝突,而這又經常定位在兩種體制之間的衝突:家庭(oikos)vs城邦(polis)。在《艾迪帕斯王》(Oedipus Tyrannus)之中,城邦被呈現為一種文明教化(civilizing)的力量,其範圍由艾迪帕斯所代表的兩個極端:神聖(女神)之解救者(soter)以及殺父娶母之污染者(pharmacos),來加以限定。在此處我們對一些希臘神話故事做探討時,我們將進一步地發展之前已經討論過的主題,並且對男性、女性、文明以及自然之間的關係做一個比較廣泛的探討。我個人認為這些項目彼此之間有密切的關聯;對它們之間關係加以界定,對我們了解希臘人之思考方式多少會有些貢獻。
Back To Top ^ Logged
Author: hermes
Administrator
Posts: 132
註冊日期:2005-03-08
土生土長為雅典人之憲章神話
└[ post: 2005-04-09 16:26:49 PM ]

土生土長為雅典人之憲章神話

Hermes

本論文係關於雅典之土生土長(autochthony)的神話。這種神話解釋雅典人乃由土地之中生長出來。一些有關民族之起源的神話,往往所表達者係對社會現今之關懷,而非對過去做歷史記錄。在雅典人之土生土長的情形中,它具有解釋雅典人彼此之間,雅典人與他們所居住之土地,以及他們與其他人如何相異之功能。這是一個用來認定(identify),定義(define)以及驗證(justify)創造這神話並且使這神話具有文化優越地位的民族。就這意義而言,土生土長神話乃是雅典人最典型之憲章神話(charter myth)。

這個神話可以建構某種具有諸多政治意涵的世界圖像:因為雅典人都出生於相同的母親(Gaia,大地),所以他們彼此是兄弟而且相互平等,於是民主政體(demokratia)乃是邏輯上之必然;他們自始至終居住於相同之土地,未曾驅逐其他之原住民,所以他們對土地之宣稱乃是合法的,所以維持正義和尊重法律乃是他們天生之品德;他們是大地之子,而大地產生了許多不同作物來滋養他們,而他們非常慷慨地與其他人類分享這些文明的食物。雅典人認為他們出身高貴(eu-genes, well-born)乃因為他們出生於大地(ge-genes, earth-born),而如此之堅持可由他們所享有之神聖庇佑以及一連串以波斯戰爭為最高潮的歷史成就來加以證明。然而在另外一面,這些土生土長的神話是厭惡女人的(misogynic),因為這神話是整套意識型態包裹的把戲之一,刻意避免女性乃是真正之母親的簡單生理事實。這樣的政治意識型態很明顯地具有將女人排除在所規劃的安排佈置之外。
Back To Top ^ Logged
Author: hermes
Administrator
Posts: 132
註冊日期:2005-03-08
赫希爾德,潘朵拉及希臘厭惡女人之傳統
└[ post: 2005-04-09 16:28:43 PM ]

赫希爾德,潘朵拉及希臘厭惡女人之傳統

Hermes

本文係研究希臘文明中第一個女人潘朵拉(Pandora),在赫希爾德(Hesiod of Ascra)之《神統論》(Theogony)及《工作與日子》(Works and Days)中,所具有之文化意義。首先我們必須建立赫希爾德及其作品具有典範之地位,屬於所謂泛希臘詩學(Hellenic poetics)之部分,這種詩學反映並且塑形希臘市民城邦(polis)對女人所發展出之意識型態。女人在這種意識型態之中被構想成「他類」(otherness)之因素,解釋了人類與他們曾與神明共享之共桌共餐(commensality)的局面彼此互相疏離(第一章)。

宙斯神之所以創造女人來懲罰人類乃是因泰坦神普羅米修斯(Prometheus)在人類於Mekone向神明祭祀時,祂教導人類在分享肉品時欺騙奧林匹亞諸神,以及後來為人類偷竊天火,而引起宙斯神之報復所導致的。因此女人之創造與人類文明之創造乃同時而生。潘朵拉之文化意義乃在於她被引進人類之中為人類處境帶來了死亡及欠缺,而自此之後,人類需要女性才得以延續物種,必須耕種田地方可得食。所以在祭祀(這定義神聖界與人界的密切關係),農業(定義人類與自然之間)以及婚姻(定義男女之關係)之間有密切之關連。這些種類的活動被希臘人視為構成文明,使得希臘人與野蠻人不同,但它們亦是透露出他們與神明永久疏離的符號(第二章及第三章)。
Back To Top ^ Logged
Author: hermes
Administrator
Posts: 132
註冊日期:2005-03-08
荷馬式致穀神迪米特之頌(Homeric Hymn to Demeter)
└[ post: 2005-04-09 16:30:13 PM ]

荷馬式致穀神迪米特之頌(Homeric Hymn to Demeter)

Hermes

在Of Woman Born一書中Adrienne Rich曾說了一些對我們了解《致穀神迪米特之頌》相當貼切的話:

「母親喪失女兒,女兒喪失母親,在本質上是女性的悲劇…曾經有如此的認知,但我們失去了它。這在Eleusis的祕教宗教中被表達出來,這儀式構成了兩千年以來希臘生活的精神基礎…迪米特(Demeter)及波賽鳳妮(Kore)的分離是一個不願意的分離;它既非女兒對母親背叛,亦非母親拒絕女兒。…每個女兒,即使在基督之前的數千年,都必然企盼一個母親,她對她的愛以及力量是如此之宏大,以致於力足以解除強暴,並將她從死亡之中帶回。而每個母親都必然渴望如迪米特的力量,她有效的憤怒,以及與她失去之自我的妥協與和好。」

《致穀神迪米特之頌》可能是在約650-550 BCE時由一位不知名的吟遊詩人完成的;這首頌尊崇穀神及她的女兒波賽鳳妮(Persephone)(或稱Kore = Maiden)。這首頌描寫了波賽鳳妮被地獄之神Hades所綁架,以及她母親努力贏回她以及她們在綁架之前所享受的田園般快樂。這個綁架以及分離的起因,乃是波賽鳳妮的父親宙斯神為她女兒安排婚姻而使然,而絕望的迪米特在遍尋不著的情況之下,以假扮的身份停留在人間,嘗設法讓一位人類的孩子永生不朽,但終究失敗。女神之後現身顯靈,以她的無邊法力在大地製造飢荒,而奧林匹亞諸神因為不再有人類祭祀,而大感恐慌,於是乎向迪米特投降,並接受她的要求。然而波賽鳳妮在從地獄返回時曾食一類Hades為她準備的石榴子,所以她至少必須對她的丈夫及居所有所承諾,而祇能在一年的三分之二時間與母親相聚,而另外三分之一則隨侍Hades之側,成為陰間的王后。這首頌在末了以Eleusis之祕教儀式的建立做為終結。所以這首詩對希臘世界最著名之祕教儀式提供了「發生學」(etiology)的解釋。如此的儀式是雅典人的驕傲,而這一直倖存,直到395 CE被哥德人Alaric所摧毀。從一個比較神話的角度來看,這首頌提供一個對英雄追尋(heroic quest)的女性說法,而如此之英雄追尋在地中海及近東史詩如Gilgamesh中,經常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
Back To Top ^ Logged
Author: hermes
Administrator
Posts: 132
註冊日期:2005-03-08
Sue Blundell 第一章 神話:引論
└[ post: 2005-04-09 16:31:44 PM ]

Sue Blundell 第一章 神話:引論

英文字“myth”乃源自於希臘字muthos,原來意謂著言語或談話,但後來用來代表一個被說出或被寫下的故事。在西元前五世紀之前,開始在logos,一種理性的陳述,以及muthos,一種比較有想像力的陳述,之間有區別發生。這並非說這二者之間的區別必然被視為一個在真實與錯誤之間的區別。在古典希臘正如在今日,對於神話的意義及重要性有相當不同種類的意見。無疑地,有許多希臘人仍然相信記錄在神話中的許多奇怪事件,在遙遠的過去曾經真正地發生過。然而有些人卻忽略它們,視之為「老太太的故事」;還有其他人則看待它們為神人之關係的表達,成為具有科學或倫理真理的寓言。

神話是傳統性的敘述,在其中有許多層次的人類處境,藉由幻想的利用來加以探討。字眼如「傳統」和「幻想」,使用於這個基本定義之中,值得某些進一步的探討。在把我對神話進行討論的篇章置於本書之首,並將它與編年式的陳述相分離開來,獨立成為一個主題,我並不希望製造出這樣的印象:即我看待神話為一種沒有時間性的東西,可以與歷史變化的過程相脫離。希臘神話係由居住於特定之社會,於時間上特定之點的人所創造出來的;而當時間繼續往前走,而環境持續變化,原來的敘述被自由地更改以及潤飾,來符合它們觀聽眾的特別關懷。然而,神話在同時之間亦為傳統。同樣的基本故事從上代傳承到下代,而儘管有所更動,曾經在約西元前1200年動手修改故事的人,或許在約西元前30年時它再度被說出來的時候,仍然可以認出它來。神話代表希臘生活中一個連續的成份,而無法被鎖定在某個特定的歷史時代。這是我何以選擇去處理神話為一個別主題的原因。
Back To Top ^ Logged
Author: hermes
Administrator
Posts: 132
註冊日期:2005-03-08
Sue Blundell 第二章 創世神話
└[ post: 2005-04-09 16:33:20 PM ]

Sue Blundell 第二章 創世神話

創造這世界在神話上確定的說法,係由赫希爾德在他的詩作《神統論》(Theogony)所呈現,約完成於西元前700年。這是一個奇怪的故事,同時形容宇宙以及神明的起源。後者雖然在某些例子上,符合我們這世界的一些部份,也行為地像凡俗之人一般,因為祂們會做愛、生產並且延續世代。根據赫希爾德Chaos(混沌)是第一個出現的存有,在Chaos之後有Gaea(大地),Eros(愛)以及Tartarus(最深之地獄)。Gaea,無需做愛,接著生產了Uranus(天空),山丘以及大海。再來她又與她的兒子Uranus交合,而從中生產出一大群的怪物子嗣,包括以Titans(泰坦、巨人)為名的原始神祇。Uranus對他所從出之子嗣並沒有感情,所以祂把祂們每一位都藏在Gaea之內,不允許祂們有見天日的機會。可憐的Gaea因為這所帶來的不適而呻吟著,於是與她的兒子Cronus(時間),泰坦神之一,陰謀計劃Uranus的垮台。她從灰色的鐵製造出一把鐮刀,而Cronus以此在祂父親靠近與Gaea交合之時,將其閹割。切下的生殖器被投入大海之中,從中發出泡沫,而在此之中女神Aphrodite(愛神)於焉出現(《神統論》116-210)。

這種兒子暴力推翻父親的故事,又在下一個世代重演。Cronus向祂的姊姊Rhea求愛,而她生下灶神(Hestia),穀神(Demeter),希拉,海神(Poseidon)以及宙斯(亦即,奧林匹亞諸神中較老的一代)和生下地獄之神(Hades)。而正當這每一位孩子從子宮中出現,Cronus立即抓住並將其吞嚥下去,因為祂被祂所推翻的雙親告知說,祂的命運是要被祂自己的後代之一所征服。Rhea深為悲慟,設法祕密地在克里特島產下她的幼子宙斯,並且交給祂一個以嬰兒衣物包裹的石頭。因為Cronus不是神智很清明的神,所以立即將此吞下。後來當宙斯神長大,祂打敗祂的父親,而父親被迫嘔吐出,首先,這塊石頭,然後祂其餘的孩子。宙斯以此方式成為眾神及眾人之王,而奧林匹亞諸神被建立為一個強大的統治精英集團(《神統論》453-506)。
Back To Top ^ Logged
Author: hermes
Administrator
Posts: 132
註冊日期:2005-03-08
Sue Blundell 第三章 奧林匹亞女神:處女與母親
└[ post: 2005-04-09 16:34:21 PM ]

Sue Blundell 第三章 奧林匹亞女神:處女與母親

希臘人在對他們奧林匹亞女神所做之形容的許多有趣向面之一,是對貞潔的強調。所有男性奧林匹亞諸神在性行為上皆甚為活躍。但在六個女神之中,有三位─雅典娜,Artemis以及灶神Hestia─則是真誠的貞女,堅定地拒絕婚姻;而其中的一位,即宙斯神的伴侶希拉(Hera)─則是或可稱為半處女者,因為祂每年可以在靠近Argos附近Canathus的一處聖泉中沐浴,恢復祂的貞潔。雖然希拉跟愛神(Aphrodite)皆為母親,但二者任何之一在這種角色上並沒有任何傑出之表現;而尤其是希拉女神,相當明顯地將希臘神話中時常會發生在生產婦女的那些負面的含意,給表現出來。在這六位奧林匹亞女神之中,唯有穀神Demeter可以被說成是一個真正的母親女神;祂的存在與祂做為母親的角色,緊密相關。

雖然對絕大多數希臘男人來說,他們的女兒直到她們婚嫁之時,應該保持貞潔之身,乃至為重要,但同樣重要的是女人必須結婚生產。在這方面,由奧林匹亞女神所表現的角色模範,一點都不令人覺得值得效法。這些貞潔女神貶斥了希臘社會價值賦予女性的最重要功能;而母親之中的兩位,是以她們對她們的孩子欠缺熱忱而知名。除此之外,這些女神中的四位─即雅典娜,Artemis,希拉以及愛神Aphrodite─在家庭之外極為活躍,而這與對已婚和未婚婦女所建構出的謙讓退卻以及馴良柔順的理想生活形態,互相牴觸。神話對奧林匹亞女神的形容,看起來似乎無法僅僅以對某種傳統社會規範之強化來加以解釋。奧林匹亞女神與她們女性的崇拜者之間的差異之處,如果有的話,似乎較諸她們的相類之處,來得更為明顯。在以下的部份,我將討論這些神祇的一些基本特徵,然後再考慮祂們獨特行為以及其屬性的意涵。
Back To Top ^ Logged
Author: hermes
Administrator
Posts: 132
註冊日期:2005-03-08
Sue Blundell 第四章 荷馬史詩中的女性
└[ post: 2005-04-09 16:35:24 PM ]

Sue Blundell 第四章 荷馬史詩中的女性

許多希臘人所創造的女性神話角色係根據荷馬史詩,這作品在古典時期已在希臘的文學經典之中取得神聖崇高的地位。即使在當時對《伊里亞德》以及《奧狄賽》作者實際生存年代,已有相當的不確定性,現在大多數的評論家將其定位在西元前八世紀,但有些人則將其訂年於相當晚的時候,在七世紀或甚至是六世紀之初。但我們幾乎可以肯定的是我們所知道的這兩首史詩是在前古典時期編寫完成的,這至少是它們意圖去描繪的特洛伊戰爭以及其後續發展之後五百年。 如今很少人會懷疑這兩首詩是在一個冗長的口述及傳遞過程所帶來的結果,而且有好幾個世紀吟遊詩人拾起、裝飾這些最後傳流到我們手中的荷馬史詩裡的主題。其結果是這兩首詩包含了來自於分佈在廣泛時代之物質及社會資料的描述,所以它們不能被認為代表了單一以及明確的歷史時代。當我們設法使用荷馬做為早期希臘社會史料之證據來源時,這便首先引起了一些問題。但在這個部份,亦即我們所關切者乃是文化上如何呈現婦女,而非她們的社會事實,這種欠切歷史的明確性,因之並非是主要之問題。
Back To Top ^ Logged
Author: hermes
Administrator
Posts: 132
註冊日期:2005-03-08
Sue Blundell 第五章 亞馬遜女人
└[ post: 2005-04-09 16:36:30 PM ]

Sue Blundell 第五章 亞馬遜女人

有許多古代的作家告訴我們有關女性戰士的部族,稱為亞馬遜人者,她們無需男人而存在著,穿著男性的服裝,並從事一些活動:狩獵、農耕以及,特別是,戰鬥,這些活動在希臘人之中通常僅侷限於男性。亞馬遜女人被定位在不同的地理位置,但是最常被提到的是靠近黑海東南岸的地帶(在今日之土耳其地方),Themiscyra城以及Thermodon河的週圍。根據一位古代史家Diodorus Siculus(3.525),有一支更早的亞馬遜部族的人,她們則是北非利比亞的原生土著。

至於亞馬遜女人被認為生存之年代,亦眾說紛云,但她們最常被定位的時代,是在特洛伊戰爭之前以及進行期間,亦即,是在最早提及她們之史料至少五百年以前,而這是在荷馬史詩之中。於是對多數的作者來說,亞馬遜女人是遠古過去的一個現象,而且沒有任何作家曾宣稱過目睹她們,或甚至遇見過任何曾經目睹她們的人。在〈空氣,水,地點〉(Airs, Waters, Places)─編被歸諸五世紀之醫生希波克拉底斯(Hippocrates)的論文,有某些類似亞馬遜女人的特質,被歸之於Sauromatia人的女性戰士,這是個在古典時期居住在頓河(River Don)以東的南俄草原游牧民族。但作者在此並不是在形容一個離開男人而獨居的女性部族,而且他本人並沒有指稱她們為亞馬遜女人。地理學家Strabo在西元前一世紀時提到在他當時流行的有關亞馬遜女人故事,但他本人傾向於不去相信它們。
Back To Top ^ Logged
Author: hermes
Administrator
Posts: 132
註冊日期:2005-03-08
E. Fantham et al. 第四章 亞馬遜女人:掌控局面的女性
└[ post: 2005-04-09 16:38:03 PM ]

E. Fantham et al. 第四章 亞馬遜女人:掌控局面的女性

在古代有亞馬遜女人,乃戰神(Ares)之女,居於Thermodon河傍;她們在她們週圍所有人之中是唯一以鐵製武器來武裝自己,而且她們亦是最先以馬行進,而因此緣故,她們的敵人由於缺乏經驗,她們得以突襲他們,因而不是擄獲那些逃走的人,便是她們凌駕那些想追捕她們的人。她們因為極大的勇氣,所以被認為是男人,而非因為其性別之故而為女人;她們似乎在氣魄上勝過男人,而非在形體上處於劣勢。她們統治許多民族,並且奴役她們週圍的人;然而因為傳聞而知曉我們國家的盛名,她們於是聚集其所有統治之民族中最善戰的,並且驅軍來攻擊這個城邦,為了求取偉大的榮耀以及因為她們極高的野心。然而在遇見真正勇敢的男人之後,結果她們所擁有的氣魄,原來僅適合於她們的天性,她們因之而得到的名聲,恰好與之前所擁有的相反,而且是因為她們所遭受的災難,而非她們的身體,她們被認為是女人。她們是所有人之中唯一沒有從她們的失敗中學習,因此在未來的行動中能夠深思熟慮。她們最後無法回家,來報告她們的不幸命運以及我們祖先的勇敢;她們在當場死去,並因為她們的愚蠢而遭受懲罰,因此使得對我們城邦的記憶,因為它的勇武,而永垂不朽,另方面卻因為她們在這地方所遭受的不幸,她們終於使得她們的國家籍籍無名。所以那些女人,憑著她們對他人土地所具有的不正當貪慾,很正義地喪失她們自己原有的。
(Lysias 2.4-6, 《喪禮演說》Funeral Oration〔西元前四世紀初〕;Lamb 1960,修訂過)
Back To Top ^ Logged
回覆主題前請先登入
Power By PHPPower By MySQL Valid HTML 4.01! Valid CSS!
PHP Writer Powered By Sean Chen (陳小明)
© 2002-2005, (Hermes 希臘羅馬史網站). All Rights Reserved. Version:1.2
最佳瀏覽環境 1024 × 768 ( 適用 Firefox, Opera, Safari, IE )
Power By Apache Get Firefox!
How much time we take:1.2957139015198